把手放到校花下面凸起的地方扣着她的腰凶猛的占有

眼中闪过寒光,她知道,爸爸喜欢床上放的开的女人,她比那个女人美貌,身材婀娜丰满,头发黑顺揉亮,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顾盼生辉,集中了爸爸妈妈所以优点的她,在古代可以用倾国城城来形容了,这样的她

屋子里啪啪啪的动作进行了半天,在男人一声低吼中,到达了高氵朝。

“收拾衣服,滚出去!”男人完事后,把半软的大吊拔了出来,声音冷酷道。

女人愣了愣,抚摸上男人结实的胸膛,画着圈圈,极尽挑逗,声音嗲嗲的:“老公,不嘛,今晚让人家陪你睡好不好?”

男子抓住女人作乱的手,脸色更是冷了几分:“滚,不要让我说第二遍。”一甩手,刚才还被他cao的死去活来的女人摔倒在地上,女人嘤嘤哭了起来。

泽,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你是不是忘不了那个贱人,她再美,已经死了!她床上功夫有我好吗?她能让你更爽吗?”

;啪‘一个响亮的耳光落下,男人一双寒冰的眸子满是yin沉,声音犹如地狱的恶鬼:“贱人,你算什么东西,想要做蒋太太,给我老实点。”

前妻虽然美,可他并没有什么感情,想他是什么人,什么美女环肥燕瘦没见过,掌握那么一个商业帝国,怎么可能把心随便交出去,这个女人,要不是看她对自己一双儿女不错,又比较有分寸,怎么轮得到她进蒋家门。

“老公!”

女人被男人的气势震慑,半天说不出话来,只得瑟瑟发抖的穿好衣服离开。

蒋水儿看见出来的人,马上闪躲到角落里,眸色深深。

看着女人离开,蒋水儿嘴角勾起一丝笑容来,她就知道,爸爸不可能爱那个骚浪只会床上伺

声明:本文内容图片均收集与互联网,如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www.lancentc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