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她奶尖含入口中粗 大 肉 木奉

是一个看着大约二十岁左右的青年,有着一双如墨的星眸,此时因为怒火而亮如繁星。

他五官俊朗,身姿挺拔,丰润的红唇说完话之后就抿在了一起。

这个青年叫陆丰,他和往常一样上山打猎,没想到远远就看到有人悬挂在树上,如果这个人是别人还好,偏偏是他昨日刚刚从河里救出来的人,可想而知他有多气愤。

这个耳光打得迷迷糊糊中的林淼耳朵嗡嗡的响,她都怀疑她的耳膜要破了。

捂着火辣辣的脸,她仰头看向面前这个陌生的青年,不由得心一跳,我的天啊!大夏天的穿着棉衣,还梳着道士头,这人怕不是个精神病患者吧!这样想着她的另一只手连忙在身上摸索,找手机。

在面对比自己强壮,且精神状态不明的男青年时,她不敢以硬碰硬,只能报警争取救援。

手在身上摸了一下没有找到手机,她心跳加速了,是被别人拿走还是眼前这个人拿了?没有时间分析更多,为了转移男青年的注意力且打消他再次攻击她,她连忙放缓了声音,问道:“你为什么打我?”

“你寻死。”

“我没有!”林淼提高了声量,见对面的人皱眉连忙又放缓了声音:“大哥,我真的没有,我活得好好的怎么可能寻死,我就是爬山累了在这里小憩一下,真的。”

她说着话余光看到周围,咦,亭子呢?记忆中的亭子也没了,人粗的松子树上垂落一条麻绳,在强劲的北风中无依的晃荡着。

刚想问这里是哪里,话还没有出口,一连串陌生的画面就涌进她的大脑,凌乱得她分不清现实还是梦境,瞬时,耳边回响着各种声音。

“村长,你要做主啊,这样的人如果真嫁了我儿,我儿以后还怎么参加科考啊?”

“村长,这是误会啊,我月儿她不是这样的...”

“不是这样是那样?人都找上门了,你当全村都是傻子啊。”

声音越来越大,还有一个特别熟悉的声音大喊:“是不是我死了才能证明我的清白?我死给你们看。”

听到这里林淼痛苦的捂住耳朵,大叫了一声:“啊...”

陆丰被突如其来的叫声吓了一下,低头一看,少女脸色煞白,冷汗连连,气若游丝,他连忙弯下身子问道:“你怎么了?”

林淼无法回答他,她的整个头都像是要炸开了一样,窒息般的感觉萦绕她的全身,痛苦得她只能蜷缩起来。

见此情形陆丰手脚无措,只能再三追问:“你怎么了?那里不舒服?”

“痛,难受。”林淼艰难的吐出这三个字。

这是在求救!陆丰不再犹豫,直接把人抱起来:“我带你去

声明:本文内容图片均收集与互联网,如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www.lancentc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