妇女主任喂村长吃奶 宝贝儿好深夹的太紧

真的,那一次我真正尝到了成人的滋味,从此我每个星期天都和小姨发 生关系,她的十分温暖,真让人消魂!

我工作以后,小姨特地到单位来看我,那时她已经42岁了,记得那次她特 意打扮了自己,身上特地撒了香水,就在我宿舍的床上,她变化各种姿势让。

那一天中午日了小姨后,我们仍不尽兴,小姨轻轻的拉开我的睡裤,将我软 趴趴的掏出来,用她的手慢慢抚弄着我的,我静静的躺在床上让她 弄,接着,她拨开我的包皮,慢慢用湿热的舌头舔着我的,我觉得有些麻麻 的,她将我依然萎缩的含入她的嘴里,她有双相当诱人的红唇。

我这时看小姨的身体,她肌肤白晰细致,一对丰满尖挺的美乳清楚可见,上 边两颗粉红色的乳头,真的让人想吸个饱,看着下边浓密的,似乎显示小姨 旺盛的。

我顺着她平坦的腹部慢慢摸到她浓密的,再慢慢往下移动,她微热的花 蕊已经湿漉漉的,我开始用手指抚弄她湿润的花蕊,她颤了一下,美目紧闭,口 中不时发出欢愉的赞叹声。

她开始的扭动纤腰,摆动美臀,我更加紧手指抽蜜穴的的速度,只 见她扭动胴体也越来越激烈,我加快舌头与手指的力道,她已经是半疯狂状态了 (二)和亲姨一起出走

事情是这样的:我上大学后,小姨经常去看我,每次在宾馆里,我们就日个 天翻地覆,小姨每回都夹着一穴回家。

不料姨夫突然回来了,还带着他的,他醉醺醺地说要小姨和他的一 起,玩并啼莲(就是和两个女人一起操穴),小姨坚决不答应,两人一争执,信 掉在地上!

小姨边说边羞的满脸绯红:那晚他乘着酒兴,让我在床上蹶起,用大鸡 巴插进我的,还让他那小在后边推着他,日的我现在腚眼还疼。

他还让那小把我的穴毛刮光了,说让 我当“白条鸡”,最折磨人的,是让我给那小下跪,让我叫她妈!还让我给 她舔穴!

只好把她抱在怀里,浑身上下地亲吻小姨,亲吻她的泪眼,她美丽的脸,她 红艳艳的嘴唇,摸着她光滑的穴门,已经没有一根穴毛。

我们作了最后一次爱,小姨变换各种姿势,让她,在她的嘴里,穴里, 里都射了精,小姨把她的青丝剪下一掠?a之后两个多月,小姨没有来,我 也没有敢再找她,不料一天的中午,小姨突然来了一进门就把我抱在怀里一个劲 儿猛亲!

以次作要挟,姨夫答应给她1000万元和她离婚,把上大学的女儿判给她 然后每年给她和女儿每年30万元生活费。

于是我让小姨平躺在床上,挺起两个大大的,我 以两个乳头为花心,画了两朵大大的,红艳艳的牡丹。

然后又让小姨趴在床上, 蹶起大白,露出褐红色的和红嫩可爱的穴道,以她的腚眼为花心,画了 一朵美丽的菊花。

在小姨丰满白皙的大腿上,我画 上了数朵灿烂的月季花,在她的柔软的肚皮上,则写了“白头到老”四个艺术字。

小姨只能站着了,她看着镜子里如花似玉的自己的肉体,“扑哧”笑出声, 说“我姐姐怎么生了心肝你这么个情种,硬是把小姨的魂儿勾去了。

我又拿出早给小姨买的化妆品,细心地帮她在脸上化妆,我给她描眉,画眼 圈,涂口红,还在她白皙的脸上描了腮红。

我取出摄象机才各个角度录下了我的“杰作”,小姨羞的不得了,娇声说: “别录象了,羞死人了!”

我握着小姨一双白嫩的小手,打趣地说:“菊花小姨,我给你作了一首诗, 给你念念”,“菊花”是我对小姨眼的爱称,她羞得满脸通红说:“一雄 (我叫李一雄,小姨的名字叫叶一荷),你还有什么好诗,念吧。

怕别人听见,我得意地把嘴凑到小姨耳朵边,读了我的为心爱女人写的淫诗 :小姨不怕日穴难千操万戳只等闲淫语骚声捂穴浪奶头山上吮肉丸红唇吻吊浑身 暖里把鸟含更喜美穴温骚紧操后尽开颜小姨红着脸听完,娇声说她忍 不住了。

小姨把裙子撩起来,露出大白腚,我用 手一摸她的穴,很多,我说小姨你真够骚的,火车上这么多人,你就敢操穴。

于是小姨双手扶着浴盆,翘起大白,我扳着她的大白腚,从后边猛操起 来,我喜欢女人被操时说淫话,小姨知道我的爱好,一边挨操,一边舒服地叫唤 :“嗳呀,啊——哦啊,一雄,你把小姨了,我的穴里好热好爽,哎呀啊啊, 啊猛操我的,我真是啊,啊啊啊啊,亲亲的外甥,亲亲的丈夫,啊啊啊 啊啊啊啊啊,我亲亲,亲亲的爹,操我啊,我的,啊啊,嗳呀,受不了, 跟一雄私奔,就是啊啊啊啊,为了让你操穴啊!”我得意地狠劲操她的穴, 要小姨再骚再浪一点。

她真漂亮:一张瓜子脸,标准的东方型美人,一件丝质的洋装穿在她丰腴的 娇躯,使那对肥满的高高地挺立着堆在胸前,腰身很纤细,但那蛋儿却 特别地凸出,不仅面积宽大,而且以惊人的幅度翘得很高,莲足移动间,一步颤, 抖得像波浪般扣人心弦“看什么,不认识人家呀?”小姨娇羞地把头埋进我怀里, 她的妖挠的语调配上娇细的声音,极赋音乐感。

俩人就这样互搂着,我口里不断地吸着她的舌尖,又把手伸进了她衣服的胸 口,肉贴肉地揉捏着我一直想到手的肥乳。

一会儿,小姨好像动情得忍不住了,开始用力地吸吻着我,而鼻孔里也咻咻 地补充她无法由口中获得的氧气。

我替她脱去了她身上的束缚,小姨也依顺地让我脱她的洋装,不多久,除掉 洋装和奶罩后,只剩下一条三角裤紧包在她特别肥大的上面,我再轻轻地往 下抹,那条和她的大极不相称的小三角裤也落了下来,看她全身雪白一片, 芙蓉般的瓜子脸,双乳的直径好大,又高高地翘着,浑身浪肉腻人,由于她的屁 股又肥又大又高翘的缘故,看起来比一般女人还要丰满白嫩,也因此呈 斜面向下方延伸,浓密,好一付肥嫩骚浪的娇躯。

小姨在椰子树下仰躺下,我夯开她的大腿,腿缝间现出了一条深红色而带着 皱纹的浅沟,只见两道肉瓣之间,又另夹着两道较细狭的肉片,中间一条弯曲的 白筋,上头一个小凸点,再后面才是那深黝而迷人的渊崖。

我伸出食指,在小姨的上轻轻触摸,使她全身猛然抽搐了一下,再轻拨 桃源洞口,她的肥臀扭了扭,我的手指头便插入了洞里,我用手指头转了一圈, 小姨忽然两腿紧夹,跟着又松了开来,大向上抬了抬,她的脸上也红扑扑地 像玫瑰一般娇艳,那里也渐渐地溢满了,顺着我挖动的指头流了出来。

忽地小姨睁开了眼睛,对我媚笑着道∶「我的心肝,亲亲的外甥,这里让人 看见多不好意思“我伸手按上她肥大高翘的粉乳,拈转着她那硬得凸起来的奶尖, 一手替她理着披散的秀发说”现在正是中午,游人很少,就是看见也以为是 在休息,不会有危险。

说着,我用手使劲扣她的,小姨忍不住将我一把抱住,口中喘着气,发 出颤抖的声音道∶「小冤家!┅┅哎唷┅┅嗯┅┅别┅别再逗┅┅我了┅┅你摸 得我┅┅痒死了┅┅哎┅┅哎呀┅┅我受┅┅不┅┅不了┅┅」「小┅┅小冤家! ┅┅救┅┅救救小姨吧┅┅不要再┅┅再逗我了┅┅」她伸手一把抓住我的大鸡 巴,臀缝一张,大腿一夹,便把我的腰部卡住,肥臀向前挺动,就要把硬 塞进去。

我对准洞口,才碰了一下,小姨便全身抖了起来,再向里面干送一截, 她更是颤得叫道∶「哟┅┅痛┅┅慢┅┅慢点┅┅我的妈呀┅┅┅┅好大┅ ┅哎唷┅┅亲汉子┅┅你怎么这┅┅么狠┅┅要了┅┅我的┅┅命了┅┅呀┅┅ 哟┅┅唷┅┅不┅不痛了┅┅再干┅┅进去点儿┅┅对┅┅把┅┅插烂┅┅ 啊┅┅太┅┅太美了┅┅啊┅┅啊┅┅」

我此时玩心一起,拖着,慢慢地磨着小姨的阴核,并不急着攻入她的 ,小姨被我逗得连挺腰身,娇媚的俏脸上现出惶急的神情,我这才又干了进 去。

小姨肥翘的大臀儿不知何时已经筛动了起来,一圈圈地浪摇着,配合我插干 的动作,发出了肉与肉互相碰撞的声音。

我感到的四周紧紧地,渗入了一阵热气,尖端上一下下撞到一圈 软肉垫,传来一阵美感,我知道那是她的子宫口,也就是她的花心,这骚小姨的 还很紧窄。

我知道小姨快要到达了,忽然把臀部一抬,不再往下插动,我调 皮地说:“小姨,你得喊我爹爹,不然,我就不了”。

小姨被操的面如火发,嘴里喘着气道∶「快┅┅快┅┅难过死了┅┅哦┅┅ 小┅┅亲亲┅┅小冤家┅┅亲弟弟┅┅好丈夫┅┅好爹爹┅┅救救我的┅┅命吧 ┅┅不要┅┅耍我了┅┅好人┅┅快干进┅┅来吧┅┅我要难过┅┅死了┅┅让 我叫你什么都行!」

她抱着我,把一对肥嫩嫩的大在我胸口直磨着,浪叫着她知道的所有淫 秽的称呼,央求着我快给她插进去。

我把小姨放下,两手用力地紧抓着大肥奶,下压,直冲花心,她 全身像打摆子似地抖了又抖,我更加狂力,使她全身更是抖动扭曲,喘息声 也越来越急,双手又抱紧着我道∶「啊!┅┅亲爹爹┅┅浪女儿不┅┅不行了┅ ┅哦┅┅好美┅┅女┅┅女儿要┅┅泄了┅┅啊┅┅啊┅┅」我感到上被 一股淫液淋个正着,她又猛缩四肢,全身浪肉直抖,泄了一阵又一阵的身子。

我还没过瘾,又急急插干着,才几十下,她又开始扭臀摆腰地迎送着,我又 直揉着大奶头儿,更是狠着,她又是满口浪叫道∶「亲亲┅┅┅┅ 爹爹┅┅死浪穴儿了┅┅亲爹┅┅美死了┅┅哎┅┅唷┅┅美死我了┅┅你 不能┅┅丢┅┅下我┅┅女儿┅┅爱你插┅┅爱你干┅┅一切┅┅都献┅┅献给 你┅┅没命了┅┅哦┅┅女儿又┅┅要丢了┅┅哼┅┅我┅┅又泄┅┅泄了┅┅」

我说,小姨你不是想到南山旅游区的南海观世音庙里去吗?你得答应我一个 条件,你的早已献给姨夫了,在观世音面前,你得把你的宝贝眼献给我, 这样才算我们恩爱一场。

也愿菩萨原谅我们在她老人家面前荒唐我给了小和 尚500元钱,求他关照,说我们为了求子,必须在菩萨的背后才能受孕。

小姨笑着说:你想的真周到!不料那小和尚满脸狐疑地打量我和小姨,大约 看着我们象不象夫妻。

我让小姨跪在上,从后面压上她的背,双手伸到前面去揉着她肥嫩的奶 球儿,说道∶「好亲姨!让我干吧!您这小儿肉紧,就让我开了你的后苞吧! 好嘛!亲亲穴小姨!」

小姨跪在上,正双手合十对菩萨祈愿呢,大约淫药发效了,又被我揉得 乳球直颤,只好道∶「等一会┅┅嘛┅┅亲心肝┅┅你┅┅你要慢点儿┅┅轻轻 地呀┅┅」我把小姨的裙子撩起来,摸揉着她雪白肥美的玉臀,伸手在她沟 轻抚着,手感非常滑嫩和柔软。

我抹了些她滴出来的在奇紧的屁缝上,只那么轻轻的一抹,小姨已 紧张得全身打哆嗦,蛇腰猛摆,也随着摇晃不已。

儿上的骚痒大概是她从未经历过的,只见她那双媚眼,似闭而微张,又 快要眯成一条直线了,呼吸重浊,小嘴嗯声连连,浑身发烫,玉体狂扭。

我按住小姨雪白的大,上觉得她的小儿已润滑无比了,抱着她 那迷死人的,「吱!」的一声,硬生生地把条猛干进了一个,小 涨裂开阖之中,紧紧地夹住了我的。

肥美的大痛得拼命扭动,但是她这一扭,却使我的被夹得更热更 紧,一股奇异的快感,刺激得我不顾一切地用劲更是顶了进去只听小姨哀叫着道 ∶「哎唷┅┅哎唷┅┅痛死我了┅┅你┅┅你干穿┅┅我的眼了┅┅」小姨 痛得死去活来,我一下下抽得急插得快,只听到「啪吱!啪吱!」的和 肉碰撞的声音回响着,我低声对着她说道∶「好亲姨!忍着点,一会儿就不痛了, 儿插松就美了。

我一边着小姨那肥嘟嘟、白嫩嫩的大,一边也抚摸着她背上的柔肤, 「唷┅┅唷┅┅哎┅┅哎呀┅┅」是她咬牙切齿的苦苦哼吟,每一下的干入,直 贯大肠,必弄得她瞪大眼尖叫着,这火辣辣的刺激,使她宛如再开一次苞样的痛 苦。

我的在干入小儿之后,就开始左右晃动着,使它在肠壁上既 磨又旋不已,弄得小姨的娇躯产生了一阵痉挛,被撑得辣痛,但里面又有一 种酸痒痛麻混合着的滋味。

一会儿淫药作用更加强烈,小姨又地左右前后狂扭猛摆,双手拍打 着地毯,小嘴里浪呼着∶「啊┅┅好┅┅┅┅亲外甥┅┅好舒服┅┅呀┅ ┅美死┅┅了┅┅唔┅┅哼┅┅小儿┅┅了┅┅哎呀┅┅插死亲姨了┅ ┅哼┅┅哼┅┅哦┅┅酸┅┅小姨受┅┅受不了┅┅要泄了┅┅啊┅┅嗯┅┅嗯 ┅┅」浪叫声突然由高亢转为低沉,而那狂浪扭摆着的娇躯也渐渐地慢了下 来,媚眼如丝,嘴角生春,额头香汗淋漓,我的狂捣着她肥美的儿, 她被我干得四肢发软,钗横鬓乱,两眼反白,口流香涎,一股阴精混着从她 前面的中冲出,滴湿了,也使她的浸湿了一,一泄之后,她晕 晕的不省人事,浪昏了过去,浑身又白又嫩的肉体,也趴伏在上面了。

我也再紧插几下后,在她小儿内抖动个不停,一会儿后, 才软了下来,由小姨的中慢慢退了出来,小姨苏醒后找了块毛巾帮我拭净, 又擦了她自己的跟,柔声带媚地对我说道∶「亲丈夫!你好厉害呀!插 得小姨好爽。

」说着咬了咬我的嘴唇,又轻抚了我的脸继续道∶「亲亲的外甥丈 夫,今后随时让你的和,好吗?」我说当然好,小姨。

在观音庙外东边,我们背山面海互相拥抱着,小姨望着烟波浩淼的东海,感 慨地说我们来到了天涯海角,一雄,小姨也给你做一首诗吧。

说着她昵瞅了我依然高跷的裤裆,慢悠悠地唱道:没有花香,没有树高你有 一根了不起的小鸟从不寂寞,从不烦恼你看你的情爱遍及天涯海角爱情啊爱情啊 使你崛起女人啊女人啊为你倾倒花心啊花露啊哺育了你小姨呀你的爱人把你紧紧 拥抱“色而不淫,好词,好词”我激动地说。

我拉着小姨来到树丛里,让她蹶起大白腚,趁她淫性未退,又大肆操了小姨 一番,最后小姨一定要我把精子射在在她的穴里。

经过10 月怀胎,小姨顺利地生下了一个女孩,为了纪念我们的爱情结晶,我们给孩子取 名叫李喃喃(海南生人的意思)。

在这期间,小姨因为怀孕不能日穴,又怕我忍不住出去找野鸡传染上性病, 就找了个保姆,一是准备伺候月子,一是为了给我解火。

我们每月给她 5000元工资,她很高兴,把自己打扮的花枝招展 .很快,年貌相当的我和海 英就发生了关系。

一想到她一个人孤零零地躺在床上,忍受着怀孕的痛苦,我的心里就很不是 滋味,但我确实又很喜欢海英,她不仅美丽动人,而且还非常善解人意。

一次我 们后,海英亲吻着我的脸说,一雄,我们快结婚吧,我知道你和你小姨的关 系,那是啊,是为人所不齿的,再说她都40多了,再生了孩子,就更老了, 你真想和这个老女人过一辈子呀?!

一雄,你还和她有了孩子,你说,这孩子跟你叫爸爸还是叫哥哥?按照海英 的打算,我们结婚后,把小姨当老人养起来,或者再给她找个老伴儿。

一天,趁海英去买菜,小姨把我叫到她的房间里,一把把我抱在怀里,哭着 说:你这个没良心的,小姨把身子和一辈子的命都托付给你了,现在又为你怀了 孩子,可你竟然想甩了我,嫌我老了不是?当初你日了自己的亲姨,还在我 上作画,写上白头到老,那时候是怎么说的,那时你说你一辈子只爱小姨一个人。

我抚摩着小姨隆起的肚子和因为怀孕而更加饱满的乳房,想起她为了我,抛 夫舍家,一个女人到了这个地步,除了我她真的什么也没有了。

小姨把我抱在怀里,把她的奶头塞进我的嘴里,柔柔地说:“毕竟我还是你 的亲姨呀,我疼你爱你,除了,还有姨甥的爱啊,不然,我怎么对得起你妈 妈我的亲姐呢。

当初我要把你带出来的时候,你 妈就嘱咐我:一雄和你相爱,虽是,你是我最小的妹妹,老姐比母,我也就 认了,可是你不能拖他一辈子,不能和他结婚,要给他找个媳妇,让他给俺们李 家传宗接代,以后不管生男生女,都把孩子给俺送回来,我也好给你姐夫交代。

小姨说着眼圈又红了:“你妈哭着一定要我答应她的要求,我只好答应了! 好孩子,你说小姨能和你结婚吗?!”我依偎在小姨温暖的怀里,吮吸着她的奶 头,好象已经有奶水了。

我问她:咱们不是很快就有孩子了吗?咱们把孩子生下 来,给我父母送去不好吗?咱们赶快结婚,再生一个。

我早就想好了,这 个孩子谁也不给,咱们要,以后小姨要比你早老早死的,这孩子大了,到那时可 以为你养老啊!当时在南海观世音庙里,你记得吗?你要把射在小姨的 腚眼里,我坚持要你射在里,我一边受你的,一边就在心里向菩萨许愿, 求菩萨让我怀孕,给个孩子,给我的丈夫外甥养老呀。

姨笨重地翻过身子,把大白腚蹶起来,露出红皱皱的腚眼,我把大放在 她的嘴里吮的湿润了,挺起大吊‘哧旒’操进了小姨的眼里,小姨嘴里啊 “啊- 啊- 啊- 啊”直叫唤说“亲丈夫,你轻一点儿,把亲姨日的疼死了!”

到500下抽送的时候,小姨被操的瞠目结舌,眉眼迷离,口中哼哼唧唧 “亲丈夫,亲儿子”叫个不绝。

但是小姨为了把她的财产将来全部给我们,我们又办理了一个阿拉伯国家的 护照,因为那里可以一夫多妻,这样我和小姨也办了结婚证。

姨夫离不开小姨,一是两人还有感情,更重要的是作为包工头的姨夫的主要 大工程都是小姨帮助他承揽的。

小姨和市里的李市长是大学同学,也是昔日的恋人,两人旧情不断,有李市 长帮忙,姨夫才发了大财。

为了免除后患,小姨把海英介绍给了姨夫,给他当了小蜜,其时海英已经怀 孕,是我的孩子,已经3个月,她恋恋不舍地跟了姨夫,但她说她的心永远留给 了我,我什么时候需要,她什么时候回来。

临走那天,我和小姨和表妹尽情,当着表妹的面,小姨把我的全吃 了,把我的含在嘴里不肯放。

为了答谢李市长一家,小姨把李市长一家接来,到深圳香港,新马泰玩了一 圈,李市长因为工作太忙没来,小姨让我和她一起陪马桂花和李慧旅游,大家玩 的很高兴。

领结婚证的当晚,我就把李慧的穴和眼都操了,她本是我的高中同学, 是个大家闺秀,非常贤淑,哪里见过这种挨操的架势,那天夜里把她的穴和腚眼 都日肿了,操的李慧走路都一拐一拐的。

马桂花要陪女儿在深圳住一阵子,我和小姨和表妹操穴就很不方便了,毕竟 的事情难以对人开口。

于是我和小姨娘俩商议,借口庆贺定亲到一家大酒店庆贺,宴席间,在酒水 里放了烈性催淫药,马桂花母女服下后,母女俩淫态万般,这马桂花阿姨本是一 个风情万种的人,又加上服了催淫药,简直是又骚狼。

我们把酒店小姐打发出去,我让这母女俩趴在雅座的地毯上,高高地蹶起大 白腚,百般乱操,轮番操穴。

后来,李市长因为车祸死了,马桂花已经48岁,办理了内退,携带她丈夫 贪污受贿的几千万家产,搬到深圳和她女儿一起生活。

为了这笔巨额家产,我和小姨软硬兼施,以举报李市长贪污受贿和马桂花母 女为要挟,迫使马桂花以国外护照和我办理了结婚证,把家产过度到了我的 名下。

姨夫因为继续在外花天酒地,又没有了李市长的支持,生意江河日下,很快 亏损,海英很及时地和他离婚,分得1000多万财产,她带着我们的孩子小雄 来深圳找我,当时她只知道我和小姨,还不知道我和小姨以及表妹,还有李 慧母女结婚的事情,为了这笔财产,我和我的四个老婆设计骗过海英,和海英办 理和结婚手续,待海英知道了事情的,已经生米翥成熟饭,况且已经有了孩 子,只好做了我的第五个老婆。

现在,我——李一雄,按结婚先后给五个夫人确定了名分:大夫人:我的亲 姨叶一荷44岁二夫人:表妹春燕,22岁三夫人:李市长的女儿李慧,26岁 四夫人:李慧的妈妈——我的丈母娘马桂花,48岁。

就是让五个女人趴在床上,头朝里朝外,把大白腚跷起来, 用大白组成梅花形状,我从后边转圈操穴。

还是小姨的点子多,我们让新娘跪趴在床上,高高地蹶起大白腚,从后边露 出红艳艳的鲜穴和菊花,然后由小姨躺在床上亲吻春燕的香唇,李慧和海英 负责吮吸新娘的大,丈母娘马桂花负责舔新娘的,由我负责把涂 上凡士林,大力新娘的菊花花心。

活动开始,春燕一个劲埋怨她妈妈出的主意馊,小姨笑着拧了女儿一把, 骂道:小骚货,让你先过瘾你还卖关子,得了便宜还卖乖!

声明:本文内容图片均收集与互联网,如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www.lancentcn.com